網誌存檔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一樣或不一樣


前幾天帶著孩子們去社區型的室內遊樂室玩,來了一個短髮,背著後背包的媽媽,帶著一個外表明顯看起來和其他小孩不同的孩子(拱背、身形矮小、毛髮茂密,表情誇大,事後聽妹妹說是唐氏症的孩子),我家小孩一看到他就跑得遠遠的,有孩子在他經過身邊,不自覺做出誇大的動作和表情時,突然被嚇了一跳,甚至還有孩子被嚇哭了。
那位媽媽一直緊跟在那孩子身後,掛著微笑,為孩子的行為道歉、解釋,把孩子搶走的玩具一一還給小朋友們,但這些動作完全不減那孩子對遊樂室和別人的玩具的興味,他們就一直重複著繞場、孩子把小朋友的玩具搶走、孩子誇大地笑著並把別人的玩具亂扔、媽媽一邊罵甚至用打的,一邊撿玩具和道歉的動作,孩子被打也不以為意,繼續笑嘻嘻地重複動作。
旁邊的大人自然一眼就看出那孩子與一般小孩不同,都很有默契地站在一旁,給予那媽媽鼓勵的眼神,在孩子搶走自己小朋友的玩具時,連忙說:「沒關係,讓他玩一下,沒關係的。」
小樂忍不住湊到那位媽媽的旁邊,問她:「為什麼他看起來這麼奇怪呀?」「會奇怪嗎?不會啊。」那媽媽秒回。
「他看起來好像一個老爺爺喔。」小樂繼續說,「會嗎?」那媽媽尷尬地笑著,小樂又說:「他為什麼看起來和別人不一樣?」
「不會啊,一樣啊。沒有什麼不一樣啊。」那媽媽繼續微笑著說,說得很快。
我在旁邊看著,沒有出言阻止這番對話,大概因為我對這樣的情境還沒有足夠的經驗,想聽聽那位媽媽的說法吧,我想知道,這很明顯地看起來不一樣的孩子,那媽媽是基於什麼原因要極力說明他和別人一模一樣。
過了一陣子,那孩子的出現使得小朋友群漸漸習慣了,那媽媽才稍微放鬆下來,我邀請她坐下,她微笑著說:「我們從台北來,台北好擁擠,出門都找不到什麼可以去的地方,剛好週末回老家,才到這裡來玩。對不起啊,他一直搶你們的玩具。」
「沒關係,他又不是故意的。」
回來後我想了蠻多,不知道當時沒有出言阻止小樂繼續發問是否是正確的,只是對照我一貫給孩子的教育,我從來都不希望他們認為他們和別人一模一樣,花了很多時間說服和挖掘他們有何特殊之處,包括在數學方面、科學觀察方面、繪畫方面等等,即使在他們走入群體之中,發現自己技不如人之後,還是會花時間想很多激勵他們的說法。
從小到大,我一直意識到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人家聊戲劇聊音樂,聊偶像聊化妝,我全插不上口,因為我就是對那些事情沒有興趣,花了好多時間才讓自己稍稍融入了職場、社會生活,但最近出詩集這件事好像又讓我破繭而出,面對人生,我覺得保持不一樣雖然很累,卻是有必要的。
但那位媽媽教了我另一個功課,原來「和別人沒什麼不一樣」這件事,對有些人來說,是一件奢侈的事。
只不過,在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那孩子不一樣之後,那媽媽需要多大的勇氣支撐,才能保護她的孩子永遠不受世俗所傷?我想著那亦步亦趨撿著玩具的背影,突然覺得,這社會好需要教我們遇到這樣的事該怎麼處理、怎麼談話和避免談論,還有,怎麼樣才能提供讓這些「不一樣又想一樣」的人,有足夠的空間,以及他們的照護者,一個可以在亦步亦趨及眾人目光之外,可以好好喘息的小宇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