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正學習著想念

正學習著想念

 

生命中的想念有許多練習的機會

但親愛的媽咪
這一課妳教我們的
是對再也無法碰觸、回應擁抱的至親
那只能遙寄給天空的思念



我還在學習
以淚水
以縮起頭來忙碌的影子
以寂寞的
渴望有所回應的心


自妳離開
第八日了
雖然最後一堂生死學妳教我們
脫離肉體的苦痛
去到喜樂的天堂
是何等喜悅、榮耀之事
我凡俗的習慣仍然
停留在妳和妳過去的生活細節
而更加強烈地感覺到
有妳在的美好


我不斷回溯蒐集妳
存在於每個記憶片段的照片和影片
記憶也如退潮似的
從妳離去之前的樣貌
那脫不開的巨大的氧氣罩
黃疸無神的眼睛
用力喘氣的樣子
慢慢修復到妳未發病之前
帶著光芒的笑顏
記憶中的妳美麗如昔
就如同妳現在在天堂的模樣


這週總提不起勁
Facebook上分享孩子們的實況
因為再也沒有妳幫我按讚和留言了
週六的早上
我照常洗曬衣服
等著10點左右妳忍不住按下通話鍵:
「什麼時候要帶阿Know回來?」
卻再也等不到這通再尋常不過的電話
更遑論那總是等著我的排骨湯、我愛吃的所有菜餚
先洗好放在架上我的專屬馬克杯
隨時準備要帶孩子們出去逛逛走走
超有活力的外婆


人家說
時間會沖淡一切
不管是好的壞的
悲傷或快樂
我們真的能夠隨著時間流逝
遺忘妳在我們身邊所有的美好?
包括妳的笑聲
妳出於愛的碎念
妳的寬容妳的直率
和純真得猶如孩童似的心靈


我好想妳,媽。
為何想念總會讓人脆弱無力?

想念是一種病


我連走在路上


看到頭戴帽子、身穿花衣裳的背影


都會禁不住想看看她和妳的長相


有多像、足以讓我不斷想起妳


羨慕對方能繼續在路上健步如飛


而我們再也無法在路上相遇


讓我大叫一聲


「媽!你怎麼在這裡?」




我曾經做過一個夢
那時妳已動過眼睛手術
在我夢裡妳卻是雙眼有神
在台上分享妳的生命經驗
台下觀眾無數
都被妳的勇敢和熱情所打動


這似夢非夢的情節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肉身的妳是無法這麼做了
但妳的靈魂早在離世之前
就用妳的國文課、妳在教會的見證分享
打動了不少人
被妳打動的人們
在未來的路途上
也會因為曾經有過的被打動的經驗
去激勵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從浩瀚的宇宙來看


人的一生何其苦短


但正存在著的我們


感受著生命的不斷流逝的我們


依然有屬於自己的


珍視的一切


失去了這脆弱的肉身


渺小的我們無法確知


靈魂究竟會歸向何處

 
科學從來也無法解釋靈魂的存在


這幾天我總想回到嬰兒的姿態
在妳的子宮裡安心地度過每一天
或躺在妳溫柔歌聲中
在妳輕輕搖晃的搖籃裡
再度回到那個
只愛著妳的聲音和臉龐
世事不知的嬰孩



妳知道我們會過得很好
妳就放心吧
在妳已經去到的地方
屬於妳的、美好的地方
用妳新學到的方式守護著我們
我想妳已經學會不再擔憂我們了
我也要學會把想念變成一種動力
想妳的時候
希望我是充滿力量的
就好像
最後在病房度過的那段時間
妳常把我的手機要去看
看到外孫們調皮搗蛋的可愛照片
會禁不住地哈哈大笑
那個瞬間的妳是沒有病痛的


習慣沒有妳的生活
好難習慣
我不知道這一輩子有沒有習慣的一天
我想我會帶著這份想念直到

輪我閉眼的那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