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Goodbye My Love,We Love You Forever.

Goodbye My Love,We Love You Forever.

 

當情緒太滿的時候,哭出聲比寫出來簡單。

在2015 年,母親節前一天,我最愛的媽咪離開我們,尋找到上帝的永生國度,盼望且喜樂地住下了。她離開時很平靜,在嗎啡的作用下,在氧氣罩開到滋滋作響的源源供應下,僅對睡夢中的爸爸說了六個字,驚醒的爸爸尚未聽明白,起身查看時,媽咪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爸爸當時真的累壞了,這一次在長庚住院二十餘日,原本尋求的免疫療法因為肝指數未降反升而無法施行,媽咪的身體也早被開刀化療和移轉的癌細胞折騰,近日來爸爸的身體亦亮起紅燈,他們倆彼此依靠,卻都擔心著對方的身體,爸爸其實已經二十來天都沒有好好睡過覺了。

我疲憊的大腦無法細思這幾日媽咪病情是如何的惡化,我只知道這一次情況很嚴峻,從媽咪急診入院的隔天晚上,因為爸爸必須去台大醫院作心臟支架的手術,哥哥也從北京飛回來陪爸爸去動手術,我去長庚探望媽咪,陪媽咪過夜,因為膽道堵塞而極其疼痛的她,連下床上廁所都在床上喘息許久而不敢下床,對護士說她的疼痛指數是十分,並且竟然喃喃對我交待起她的告別式要怎麼辦,我一邊忍住害怕和傷心,一邊笨拙地唸著朋友傳給我的醫治禱告詞,把手放在她說痛的地方,輕聲地為她禱告,在加倍劑量的止痛藥和我笨拙的禱告下,媽咪好像稍微不痛了一些…

隔天醫院為她做了檢查,原來疼痛是因為肝臟也有腫瘤,造成膽道阻塞,無法排出膽汁而引起,醫院動緊急幫她做了引流,從此她的身上就掛著一個裝膽汁的袋子,但就沒聽她喊過痛了。爸爸原本要作的心臟支架手術,則在評估後醫生宣佈只要吃藥控制即可,於是隔天又換爸爸去陪媽媽住院了,不用開刀這件事簡直是奇蹟,媽咪想必非常開心和鬆了一口氣。

媽咪的病是號稱最難纏的黑色素腫瘤,剛發作的時候是在眼瞼,後來雖然忍痛開刀把左眼及腫瘤組織切除了,卻沒能阻止癌細胞在她的臉頰、腦部、內臟發展,一個人遭受到這麼多的病痛和打擊,失去信心和活力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可愛的媽咪即使在離開人世的前兩天,意識還清醒時,都是面帶微笑,在氧氣罩下大聲唱著她喜歡的聖歌,尤其看到她幾個調皮的外孫時,她總是大笑得像個孩子,跟他們玩著各類瘋瘋癲癲的遊戲,她的體力也一直都鍛鍊得很好,在百年大鎮社區每天健步如飛,體力好的時候就去爬石門山,是個活力好得不得了的病人。

我想基督教是她患病後很大的依靠,媽咪成為教徒的時間其實不長,算起來也就兩年多,但好像信了一輩子的基督似的,台大中文系畢業的她,是個非常認真的學生,她的那本聖經裡處處是她用螢光筆畫的重點和各種註記,她對生命和病痛的疑惑和思索,常常在聖經中尋找答案,我想,這一次她一定得著了答案。

剛剛看到臉書,媽咪曾經教過的學生留言,說她高中的時候最喜歡上媽咪的國文課,學生真的很難接受老師已經離開人世的事實,我看到後心裡被深深地觸動,我的媽咪真的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在離開的前幾天,每天都有好多人來看她,教會的姐妹更是頻頻過來,為她禱告和獻詩,在詩歌中她得到很大的安慰,聽說教會中很多人都被她儘管罹患惡疾,卻總是保持樂觀而深受感動。

爸爸是媽咪這生最愛也最牽掛的人,在媽咪診斷出癌症後,爸爸就拋開大陸的一切事業回來專心陪伴媽咪,彌補從前很長一段時間不在媽咪身邊錯過的時光,媽咪始終有個遺憾,就是爸爸不肯跟她一起信奉基督教,老是碎碎唸這件事,心中耿耿於懷。

在主治大夫找了家屬開會,宣告媽咪被治癒的可能性極低,要我們考慮放棄急救和安寧療護的措施那天後,我的爸爸決定他要完成媽咪的心願,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將來要在基督教墓園和媽咪一同安葬,於是,爸爸的入教儀式在病房簡單地進行了,媽咪高興又感動,當天半夜,哥哥又再次從北京飛回,媽咪在爸爸和三個孩子面前,再次宣讀了她的遺囑,交待她的身後事應該如何進行,一家人抱著哭泣,但也說出了感謝的話,內心的話。對我和妹妹的遺願是「要把喜悅幸福分享給更多的人。」

這些天我只要一有空就衝去長庚,每次進到病房看到她都悲喜交集,也不知道能再陪她多少日子,媽咪在身體一天比一天更虛弱的時刻,仍然愛笑,愛看外孫們的照片和影片,她告訴我們不必難過,她要放下這血肉之軀到天家去,這是喜樂的事,我媽咪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人,甚至連離開都為我們的傷心不捨鋪了後路,在悲痛中我們都知道她現在其實很快樂,會仰望著天空跟她說話,我們知道她就在那裡。

昨天晚上,我帶著王小樂回到外婆家,因為心中的傷痛還需要紓解,王小樂才6 歲,但想到外婆他說「我好喜歡外婆,想到她死掉我的心都哭了」,又說「我一定要發明太空直升機,以後飛去救外婆下來」我跟他說,外婆是開心的,去到了她盼望到達的天家,不用去救她啦,但我們可以坐太空直升機去找外婆。

面對這股憂傷,我們得一直談論她,談論她的好,走在她常走的路上,呼吸她呼吸過的每一口空氣,休眠和出於善意的避而不談並不能化解這股憂傷。早晨我帶著王小樂到外婆常常帶他們去的活動中心的時候,好難忍住眼淚,那裡是充滿多少歡笑的地方,媽咪甚至還會跟孩子們一起在地毯上從這一頭滾到那一頭,轉到柱子後面就玩起捉迷藏。如此有活力有童心的人,怎麼會這麼年輕就離開,人類的平均餘命不是八十幾歲嗎?我以為我們會到小孩都長大成人了才會面對至親的病痛和離世,而我親愛的媽咪還不到六十五歲,在法定年齡上還不算是「老人」,這原本是悲痛萬分的,而媽咪卻藉由她的信仰,緩解了我們的悲痛,她告訴我們,耶穌受難時才三十四歲,她已經比耶穌多活了一半的歲月了。

我不是基督徒,但我媽咪給我最大的遺產就是培養我流暢的敘事文筆,和她這幾天傳給我的福音,告訴我們死後可以有的盼望,死亡並非全然可懼。希望她的生命故事能夠激勵更多人,我的媽咪林秋蘭,她是抗癌的勇士,上帝的女兒,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母親,全世界最可愛的外婆。

安睡吧,再見我的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