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原來那個時候,我不奇怪也不孤單。

原來那個時候,我不奇怪也不孤單。

 

這陣子
整理收集了小舅和阿姨對我媽咪的懷念文字
我微笑了 
這些字句是如此撫平我成長過程中敏感的少女神經
意思大概如下
「大姊妳的學業是我們望塵莫及的
所以有時候覺得妳很遠
怎麼樣都追不上」 

「姊小時候很孤僻,好像有自閉症似的」

「聽說妳上小學第一天回來就哭著不肯去學校」


原來,這些我童年和青少年時犯的症狀
如幼稚園就逃學不肯上學
總喜歡安靜自己看書不跟別的小孩玩
我媽咪都曾經經歷過 

但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媽咪是天生開朗健談的
她只要一找不到路就立刻會去找路人問路
而在導航APP普及之前
我找不到路的第一步一定是自行研究地圖和路標
非到山窮水盡絕不肯去問路人

也不知道媽咪是什麼時候克服童年時對社交的恐懼
什麼時候變成我記憶中健談爽朗的那個媽咪


關於學業更妙了
在戰後嬰兒潮的年代
我媽咪中山女高畢業、台大中文系畢業的學歷
讓接在她後面考試的阿姨和小舅同感壓力
而我自己
在青春期的時候
最苦惱煩惡的就是
我的幾位表哥表姊
不是建中就是北一女
又陸續考上台大清大北大
阿嬤說到她幾個孫子孫女的時候神采飛揚
反觀我自己
覺得升學壓力大到快死掉
越到接近聯考就越自暴自棄不想念書


「原來媽咪當年也給弟弟妹妹們這股莫大的壓力啊。」
恍然大悟之後
才知道青少年時期那些敏感而憂傷的情緒
不奇怪也不孤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