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該不該教5歲小孩扭轉猜拳結果

該不該教5歲小孩扭轉猜拳結果


王小樂現在轉去和友友念同一間私立幼兒園
因為地點就在巷子口,又有供應早餐
我們照以往起床的時間起床
可以用走路的方式去上學時間還有剩餘時間可以從容吃早餐
昨天試走一次,孩子們蠻開心的
今天就再問他們要不要走路上學
以下同時出口--
小樂:「好啊。」
友友:「不要,我要坐摩托車。」
「那你們猜拳。」
(最近兩小搶很兇
什麼都要猜拳決定順序
洗澡、拿鑰匙開門、按電梯、倒垃圾......
衷心感謝剪刀石頭布的發明者
讓我可以輕易排解糾紛)
猜拳的結果,是友友贏了。
小樂開始耍賴:
「可是外婆說猜拳要猜三次才算。」
我說:
「為什麼一定要三次,沒有喔,猜一次就好了。」
接下來一邊出門穿鞋、搭電梯
小樂一邊哭著跟我說他還是想要走路上學
我跟他說:
「你猜拳猜輸了本來就要認輸
不然幹嘛猜拳?
現在你要不就自己走路去
我跟友友騎車去
要不你就想辦法說服友友走路去」
他又不肯自己一個人走路去
一直重覆說:
「我想要走路去
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服友友......」
到了地下室停車場
友友已經爬上摩托車
準備要戴安全帽了
小樂還在旁邊企圖用哭的阻止友友和我
我說:
「我們要騎車去。
你不想騎車去,要想辦法說服友友啊!」
他:「要、怎、怎、麼、說、服、友友?」
(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貌)
「你可以拿一些條件跟友友交換啊
比如說你跟他說,走路去上學的話你的糖果就分給他
或者你的玩具借他玩之類的」
小樂還是一直抽抽噎噎地哭
講不出完整的句子
我準備幫友友和我戴上安全帽了
跟小樂說:
「我數到三,你再不說我們就要走了
你自己走路去吧」
他才勉為其難地哭著問友友:
「友、友、你、走、路、上學、我、的、玩、具、分、你、
玩、好...好不好?」
友友一臉淡定:
「不好。」
「友、友、你、走、路、上學、我、以、後、的、糖、果、
分、你、吃、好、不、好?」
友友:「不好。」
一看談判破裂,小樂哭得更傷心
我看情況僵持不下也不是辦法
只好發揮身為人母的教養精神
跟小樂說:
「來,我示範一次『說服友友』給你看」
轉頭對站在機車踏板上的友友說:
「友友,你今天走路上學,
我讓你選玩具飲料(註1:早餐店賣的萬惡綁定玩具的調味乳製品)
好不好?」
友友立刻點頭下車:
「好!」
走路上學的路上
我繼續向小樂解釋
拿別人已經有的東西當作交換條件
通常不會成功
必須要知道別人想要什麼
拿他想要的東西跟他換
這樣成功的機率才會大
5歲的小腦袋
不知道吸收了多少
不過他很在意
「友友為什麼可以選玩具飲料?
那我可不可以選?」
最後我要他提出一個可以吸引我的交換條件
「今天回家要負責掃地拖地」
(註2:這禮拜為了迎接表姊一家
我已經先把地掃過拖過了一輪
小樂只是重覆我的工作而已
我沒有虐待童工XD)
並且叮囑他絕對不能忘記
否則下次他的信用就會因為這次的輕易允諾和忘記而受損
我自知是個性格有缺陷的人
在教養小孩的途中
常常像照鏡子般反射出自身的不足
因而更加如履薄冰兢兢業業
隨著孩子年齡漸增
不再只需要顧到小孩的安全和溫飽
而是每個細節都需要顧到
維持一貫的、穩定的心境和原則
是很大的挑戰
 --
後記
從頭審視了一遍這篇文章
重新思索一下
或許一開始我就不應該讓小樂有說服友友的機會
(已經訂出猜拳決輸贏了
為什麼又要自己打破規則?)
所以下一次我會嚴格執行猜拳的結果
而非誘導結果發生轉變
因為在未來他們長長的人生路上
裁判判定的結果、考試的成績、
遊戲的輸贏、比賽的成敗
都是既定的事實
學會坦然接受
是我應該先教會他們的態度
教養的學習路
必須且戰且走
父母和孩子,要學的還很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