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因為我們反對的不是簽署服貿協議,而是

因為我們反對的不是簽署服貿協議,而是

 

清晨起來,打了一篇很長的文章,
是有關這次服貿協議被粗暴通過審查直接備查,
引發的學生群眾佔領立法院事件的想法和一些紀錄。


(對認為被事件洗版的朋友,很抱歉,
可是這件事跟你跟我的未來還有跟我的三個小孩切身相關。
你可以不開電視、關掉FB,或按很多很多的檢舉鍵,
不厭其煩地檢舉有關這個案件的文章和照片,
但你必須知道,光是能夠看到這些訊息,
擁有網路通訊和新聞自由並不是憑空得到的,
而是上一代的人流汗、流血、蹲監牢換來的。)

文章很長,很專心地邊構思邊打字的我,
不小心錯按了一個返回鍵,
打了很久的文章在完全沒有備份的狀況下,
憑空消失無蹤。

再打一篇可能需要更多時間醞釀,
在處理公務和照顧兩個學齡前幼兒的我恐怕沒那麼多時間,
可是不管再怎麼困難,我還是一定要把這篇文章完成......

首先,我不反對簽署服貿協議,
誠如大家所知,
這份協議受惠方其實是我方,
儘管自由貿易事實上是對勞工階級不公平的,
但鎖國的心態可是會引來八國聯軍,
我們讀的歷史課本不是印滿了血淋淋的教訓?
我樂意接受它帶來的挑戰和契機,
也很高興看到即將提高的就業率,
對於街頭巷尾馬上要出現大量口操大陸腔的店員,
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因為現在很多服務業也都用了東南亞口音的店員,
誰接受低薪就請誰,壓榨員工的報酬換取更高的利益,
原本就是資本主義、自由貿易的本質。

但是,我也跟反對方一樣擔心:
對中國開放了網路通訊、新聞媒體和出版等等投資項目,
會不會有一天,我們要翻牆才能上FB,
甚或連翻牆都上不了,只能上人人網和微博,
會不會我們不能隨自己高興出版任何刊物或書籍,
會不會,我們只能悄聲跟孩子說:
「爸爸媽媽以前年輕的時候,
要說什麼話都可以喔,還可以去立法院抗議!
但現在...噓!」

因為沒有人可以擔保這些「會不會」不會發生。

嗯,至於人才外流的問題,
不是早就發生了嗎?
我爸我哥我老公都在大陸工作,
只不過他們屬於製造業和文創產業,
簽下去以後,可能在服務業的我妹也會跑去大陸上班而已。
無論如何,這都是正在發生或已經發生的事,
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力氣反對它?

那是因為,這個事件本身、所反對的,
並不是服貿協議誰讓誰比較多,
該不該簽下去,
而是--


1.我們的民主代議制度是不是太流於形式了?

我們氣的,是身為民眾選出來的民意代表,
竟然趁亂,在根本沒有達到共識的情況下,
以喃喃自語的方式,
宣布一個兩國之間的貿易協定通過審議,直接要送院會備查。

大家都開過班會吧,
如果班長趁亂宣布與別班簽訂一個其實很有爭議性的契約,
請問同學們會不會生氣?

我們是選民意代表出來代替我們行使公民權,
不是選他們出來在鏡頭面前打架、大聲呼叱、搶麥克風,
教壞我們的小孩,
背對鏡頭就手牽手一起去吃飯、唱歌,
不管是執政黨或反對黨,
我們提到他們的時候,總有種油膩膩的反胃感,
台灣社會其實充滿了各種民族文化、各種語言,百花齊放,
不分青紅皂白只把人分成藍或綠,這種二分法令人厭惡,
這就是我們多年民主制度下的產物。

兩黨政治固然有互相牽制的作用,
但是打開電視新聞,看到他們老是不好好討論問題,
每次都用打的、用大聲嚷嚷不准別人發言的方式,
你不會一肚子氣,覺得他們什麼都不會只會作秀嗎?
當然這也是媒體的問題,另一個被這次事曝露出來的問題就是媒體。

2.主流媒體,我們早就不相信你的報導了。

我們一直都知道,媒體後面有大財團在撐腰,
而大財團,都有自己靠攏的政黨,背後怎麼樣的共生共存,
我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但是我們普遍的認為,
就是有在勾結著什麼。

這樣的媒體報導出來的品質如何?
會有什麼中立的報導嗎?除非那個記者或主播不想幹了。
當然了,主流媒體的影響力不可忽視,
因為我們上一代經歷了黑白電視轉換成彩色電視的瘋狂,
在電視上看到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紅葉棒球隊打進甲子園,
看電視是他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
就像沒有網路我們現在真的會天崩地裂一樣。

這次事件,Facebook扮演了不同於以往的傳媒角色,
至少我,我的朋友,我很多朋友的朋友,
都不相信不管電視新聞也好,平面報紙也好,
針對此案件的報導,
而比較相信那些親自到現場的人,
用手機、平板電腦記錄的照片、文字,以及影音記錄,
我們知道他們是理性的,而不是某些媒體刻意渲染的"暴民"。

抗爭仍然在持續當中,
但這個佔領立法院的學運,(是學運吧,至少在裡面的大多是學生
也大概只有學生有辦法這麼長時間守在那裡)
其實是很高度的展現了民主,我們應該為此驕傲,
台灣不是只有兩黨、藍綠,
明明就有這麼多不同的聲音,想讓明天更美好的訴求
但為什麼他們總是被隔絕在主流議題之外,
很多簡單不過的東西,
被偏離主題的論述和汙名化、貼上奇怪的標籤,
大眾選擇不聽不看,忽視他們的存在。

你身邊應該也有很多朋友,
不屬於任何顏色黨派,但是他們真的有在為環境做點什麼,
我在公部門上班,看過很多企畫案,
有些一看就是假的、只是想要辦活動來牟利,
有些卻很認真的在為土地盡一份心力,
為了更好的將來,為了不愧對後代子孫,
默默地付出、努力著,即使承受不被了解的壓力,
即使大家笑他們傻,
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地堅持自己的路。

記得上次選舉我擔任選務人員,
在黑板上貼了好多好多我沒聽過的政黨的紙條,
如果開票的時候聽到這些黨的名字,
圍觀的民眾還會訕笑一下,
雖然最後的結果好像這些黨一席也沒有,
(如果錯了請原諒我的無知,
我不夠關心政治,不知道到底後來他們有沒有取得席次)
可是身為選務人員,
對於除了開出兩黨以外的候選人的票,
覺得民主投票制還是充滿了無限可能。

能不能就取消流於形式的代議制度呢?
雅典的公民都可以在殿堂上發表自己的論述,
親自投票表決不是嗎?
網路時代,這件事情真的不可能嗎
還是有太多既得利益者在拼命阻擋......


如果時間允許(總得有人在家照顧年幼的孩子),
我會去立法院現場,成為反對黑箱服貿協議的群眾之一,
因為我們反對的不是簽署這個協定,
而是,
油膩的代議制度與歪斜偏頗的媒體,
確實,
該砍掉重練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