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23年的學生生涯真正教會我的事

23年的學生生涯真正教會我的事

 

無意間追蹤了一個FB粉絲專頁
專頁的管理者是一個作文名師
她有兩個小孩,一個國小,一個剛上國中
最近他們舉家從台北市搬到宜蘭頭城
為什麼呢?
因為剛上國中的女兒
一直以來都在無課業壓力的環境下長大
盡情地學習自己喜愛的知識或才藝
父母親並不會拿學業成績逼他們念書
女兒在自己有興趣的領域裡
也很有自信
但一上了國中
一切都變了樣

國中的大考小考從不間斷
有自信的女兒都被考到毫無自信
不論老師、同學,唯一關注和評斷優劣的永遠是成績
甚至都還沒做的實驗
也要先把實驗的結果背下來
老師說:先考試,有空再補做實驗

一天考了兩張一模一樣的數學考卷
難道知識的獲得是從
對題目的熟練程度而來
而不是自己擁有邏輯思考的能力、領悟了多少?

她的女兒,臉上的笑容沒有了
開口閉口永遠都是成績
連上網和網友說話,第一句話也是
"那個誰期中考平均幾分?"

作母親的實在看不下去
決定帶著孩子們離開這個噩夢
他們搬到了宜蘭頭城
一間不以成績優劣、升學績效為號召的學校
這間學校強調讓孩子成為他們自己
上課不趕進度、學生一旦在教室中顯得不專心學習
老師會讓學生從事他自己有興趣的事
不會白白浪費孩子的學習時間

我很佩服這位母親的勇氣
就像我自己很討厭幼兒園老師發寫不完的作業給孩子
卻沒有勇氣在聯絡簿寫下:
"請不要再出作業給我的孩子,
放學後是我們寶貴的親子時光"
害怕孩子因此被貼上"這個媽媽很奇怪,
不要隨便教他,否則不知道他媽媽會怎麼樣"的標籤
寧可讓孩子常常繳白卷
讓孩子自己去跟老師溝通
如果能說服老師不出作業,是他的本事
如果老師不接受,反被說服
那我也能鬆一口氣
起碼寫作業這件事是孩子自己甘心情願的
不是嗎?

但像這樣子在妥協與不妥協中掙扎
對我是很痛苦的事
對孩子來說更是無所適從吧
為什麼台灣的教育是這樣的呢?
即使我還算會考試
(數學、理化、英文是完全不行
但在其他文史科目上我總能得到很高的分數
也如願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學、甚至經由國家考試而
獲得目前的工作)
但我壓根就痛恨這種只為了考試而被動學習的過程
完全都不想要小孩步上我的後塵
在明明應該是多彩、快樂、奔放的青春期
每天背著重重的殼
心裡懷著對未來的失望和怨恨
希望對岸的砲彈快點射過來
這樣也許就不用參加聯考了

台灣是個多元族群、民主自由的地方
但教育和現實的學校環境
怎麼會如此保守
像個280歲的老頭子
要從"體制內"跨到"體制外"
必須要使用很大很大的力氣
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
在FB發表了"我是一個討厭小小孩寫作業的媽媽"
回應的朋友總說
"但你是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下......"

"天才密碼"這本暢銷書裡面提到
所謂的天才
是在有興趣的領域,花1萬個小時去培養
大腦長滿了這個領域的髓鞘
因為這樣在這個領域內
不管遇到什麼狀況都可以即時回應
就會成為專家甚至"天才"
但如果孩子的時間都拿來作
他完全沒興趣的題目
"補救"那些他不足的部分......
會怎麼樣呢?

可想而知
他的大腦會跟我的大腦一樣
充滿不實際的死硬的知識
而且隨著年歲漸長
越發的殘缺不堪

教養最難的部分
就是我們無法做實驗
很難知道每一個決定長出來的結果
會不會就是我們希望的樣子
雖說人類為了演化
子代總希望自己不像親代
但是教育體制的改變
除了教育部那些編審委員的遠見
也在於老師、學校主任、校長以及
家長們
是不是有勇氣和遠見
放下升學率的重擔
而開始期待我們的孩子
成為他們自己
並幫助他們提升最大化的自己

我杞人憂天嗎?
也許。
連我自己都懷疑:
「我們不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所以我們要繼續讓孩子這樣走下去嗎?
讓他們在連22K的薪水都領不到以後
只能投身國家考試的窄門
這跟范進中舉到底有什麼分別
我不想過度保護孩子
並不是因為想幫孩子逃避升學壓力才這樣胡思亂想
但我希望他們的壓力對他們的"髓鞘"形成有所幫助
而不是花很多力氣對抗
最終是無意義的
徒然辜負了大好青春

生平第一次
我衷心希望孩子生在瑞典、芬蘭
那些真正重視教育而不盲目的國家
一個僅只是希望孩子不要被考試黑洞吞掉
擁有這樣單純想法的母親而不會被人說
"認清現實吧"的地方

台灣很可愛
我愛台灣
可是在這裡沒有採取任何作為
而讓孩子跟著教育體制長大的空虛感
讓我不寒而慄
我知道要擺脫這一切
會很費力
可我的孩子不是實驗品
我是他們的母親
我有責任
讓他們成為這個社會的資產
而不是負債

感謝開頭提到的那位媽媽
讓我看到了孩子前面的路
人生的過程就好像在黑暗中開車
往往只能看到車燈照著的前方的道路
但偶爾有機會讓你看到更前面的景色
是接近黎明還是暴風雨
在暴風雨來襲之前
能夠預知而有所防範的話
結果會有所不同吧?

為了三個孩子
我必須做出決定
還好現在還不算太遲
目前我要做的
就是持續追蹤、觀察那位媽媽的孩子轉學到宜蘭"體制外"學校的學習情形
持續蒐集關於我嚮往的瑞典、芬蘭的教育制度和現況
繼續消極對抗幼兒園出給小小孩的ㄅㄆㄇㄈ作業
真希望靈光一閃
所有我期待的好事都會一股腦發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