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3年12月18日 星期三

永別了,夏小b。

永別了,夏小b。

 

臨睡前
我跟王小樂說了一個黑貓的故事
一個看著他長大,但是再也摸不到的可愛貓咪的故事:



「牠的名字是夏小b
牠是媽媽20歲的生日禮物
牠和兄弟姊妹在北部的公園被撿到
撿到時牠的媽媽已經不見了
牠的尾巴最尾端有一點點骨折
聽說是出生時就折到的
牠跟一般的貓不同
很喜歡人家摸牠尾巴
摸到最尾端骨折處
會幸福地打起呼嚕


那一晚
牠被裝在紙箱裡,坐在爸爸高中同學林欣豫的腿上
從板橋坐長途客運下台南
在司機旁邊的位子上
一路喵喵叫著
把全車的人都吵得不得安寧
因為牠很小,第一次搭客運
不知道會被帶去哪裡
牠又餓又害怕


牠出現在我面前時
好黑又好瘦小
我心想:怎麼有這麼醜的小貓?
但抱著牠
我才發現我虧欠了這麼多
只是簡單的一句「我想養一隻黑貓」
爸爸就想盡辦法把貓咪及時送到我的手上
爸爸的高中同學也二話不說就答應幫忙
這份珍貴的生日禮物
締結了我和小b十一年的緣分
  

牠剛來時
連路都走不穩
搖搖晃晃的
也不會自己吃東西和大小便
用奶瓶餵牠喝奶牠還不愛
要拿湯匙慢慢餵牠吃嬰兒食品罐頭
要拿衛生紙刺激牠大小便的地方
再把牠放在貓砂盆裡
讓牠慢慢習慣在貓砂盆自己大小便


雖然牠很小
但很堅持要和我一起睡
我在地上幫牠鋪了舒服的床
永遠無法敵得過牠想上床和我一起擠的企圖
往往和牠奮戰一夜
最後還是任牠躺在我的被單上呼呼大睡


後來牠長大了
長成一隻漂亮的黑貓
眼睛黃澄澄的
毛色又黑又亮
牠是一隻熱愛自由熱愛探索的貓
有很棒的狩獵技巧
牠獵捕過無數蟑螂獻給我
甚至一隻活跳跳的麻雀

 

我們一起在台南度過三年的時光
牠是一隻怕孤單的貓
最愛的房子是北門路的租屋
那裏有很大的天台可以玩耍
那時的牠
每天都在戶外待很久的時間
悠閒作著日光浴、戶外打獵
沒事會晃回房間看看我是否在家
看到我在家後
又心滿意足地晃出去探索


寒暑假我會帶牠回桃園
住在外婆家
或寄養在留在台南的同學家
聰明的小b博得了大家的喜愛
但是有時候我不在
牠會突然變得很有防衛性
牠有時候會衝出門去跑到別的樓層
外公有次去逮牠回來
結果被牠狠狠地抓傷、咬傷
害外公好一陣子不敢摸貓咪
而且住在外婆家的時候牠好愛外婆
(外婆會弄雞腿肉給牠吃
還會留麵包給牠吃
是這樣贏得牠的心的嗎?)
還會吃舅舅的醋
對舅舅雌牙咧嘴低聲咒罵
真是太有個性的貓


最愛貓的阿姨曾把小b接過去住
那時阿姨在新竹念書、工作
小b在那裏度過了愉快的一段日子
阿姨住的地方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玩耍
小b每天在花園裡閒晃、去小森林探險
還有一次亂爬樹下不來
阿姨還要找消防隊去救牠


大學畢業
爸爸和媽媽決定結婚

正煩惱婚後小b該何去何從
爸爸馬上要去當兵
媽媽要上台北找工作
不確定自己未來的住處
外公因為對小b有很深的恐懼
所以外婆也不能把小b留在外婆家
後來奶奶不忍心
一句話「就把牠接回家
跟王修咪作伴吧」
於是爺爺開著工程車
把台南的家具和小b一起載回桃園
小b就住進了八德的爺爺奶奶家
開始了牠成為王修咪跟班的貓咪人生


王修咪是一隻可愛的貓咪,很胖
脾氣很暴躁
但其實是一隻溫和的貓
不會亂咬人、打人
最愛吃海苔
小b則是身手相當矯健的打手貓
牠自動變成王修咪的貼身護衛
只要有人摸王修咪摸得不舒服
王修咪哇哇叫
夏小b就會出現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衝去打那個人


小猴猴出生之前
媽媽很怕愛吃醋的小b會對小猴猴不利
怕牠會半夜偷偷跑進房間
攻擊小寶寶
可是這可怕的事並沒有發生
相反地
小b擔起了護衛小寶寶的責任
不但對小猴猴沒有絲毫敵意
甚至在小猴猴大哭的時候
牠會以牠貓科動物的靈敏感官
判斷誰是那個惹小主人大哭的傢伙
並用忍者般的速度
貓咪拳攻擊那個人
(常在家的人免疫)


小猴猴好奇的小小的手
會學大人去撫摸貓咪
有時候抓得貓咪們很痛
但牠們都會隱忍不發作
很有風度地走開


後來有一天
王修咪生病了
送醫院不治
就去了貓咪的天堂
那一陣子的小b
天天在家裡著急地尋找的王修咪的身影
漸漸地牠知道
牠的老大哥不會再回來了
喜歡躺在高處休息的小b
身影突然變得落寞許多
跳躍的速度也在年歲增長後
變得笨重緩慢許多
原本牠很勤快地打蟑螂、打蚊子
慢慢也不打了
唯一不變的是
只要有人回家
尤其是爺爺回家
小b就會到門口晃晃
喵喵叫幾聲迎接回來的人


小b每隔一陣子會搞失蹤
很小的時候就喜歡趁我們不注意
衝出門外
希望能獲得更多自由
牠每次回來都瘦了,憔悴了
過不久又想衝出去探險
而有一次颱風過來了
小b失蹤了好多天
回來時多了好多傷痕
可能和狗打架了
那次之後牠就對衝出門不太熱衷
可能終於發現家還是最溫暖的了吧


友友出生後
我又更忙碌了
有兩個小娃要忙
看到小b的時候越來越少
小b也不抱怨
聽到我的聲音還是很親暱地走過來
聞聞我的指甲
叫一聲表示牠還認得我
對友友的態度跟對小猴猴一般
只是調皮的友友
越長越大
根本不怕貓咪
搖搖晃晃走路都走不穩
就會去拉牠的尾巴
坐在牠身上
被喝斥了還是照做不誤


小b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忍受著友友的無禮
似乎是以叔伯輩的身分
真心地疼愛我的孩子們吧

--
三天前
友友三歲生日,我們回爺爺奶奶家
發現小b不像平常一樣迎接我們
才知道牠那天早上哀號
躺在貓沙裡昏睡
被爺爺送去動物醫院
醫生說牠是腹膜炎
白血球指數四萬多
要住院觀察做檢查


昨天
很有個性的小b走了
牠在醫院撐到爺爺趕到
才去世的
爺爺是最疼愛兩隻貓咪的
貓咪都很喜歡爺爺
爺爺現在一定很傷心難過
(小猴猴說:他也很喜歡小b,
他也很難過)
媽媽不是一個好主人
養了貓卻沒有很多時間陪牠、照顧牠
還好小b遇到了爺爺
小b這一生
我也不知道牠快樂不快樂
作為一隻貓
到底是要在森林裡補麻雀為生
還是在家當一隻有個性的貓才快樂
哪一個才是牠想要的?


只要是生命
都有離開的時候
留下的我們當然會傷心
但這就是生命珍貴的地方
小b是一隻好貓咪
我們都會想念牠。」



就竄到天堂最高最高的角落躲起來
偷偷看著我們吧
擺擺你最心愛的尾巴
謝謝你當了我11年的寵物
再見。夏小b。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