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我的財商啟蒙時代(上)

我的財商啟蒙時代(上)

 

2005年
剛踏出成大校園
掉進與預料中落差很大的婚姻生活
Rilex旋即入伍
面對突然要一個人擔當一切
要開始找一份正職工作養活自己的現實
我全然無措

大學四年
我盡力讓自己每個細胞都朝反向遊走
前陣子翻到當初上「戲劇制演」的筆記
翻到大學時代的考卷
我每寫出一個字不知道經過多少掙扎和淘汰的過程
就是盡全力要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不管那不一樣現在看來多麼悲弱可笑......

而踏入職場的第一步
就是要讓自己變成超市架上和別人一模一樣的水果
大小、顏色、甜份、含水度都不能有任何差錯
第一次面試
面試官那一句:「來個自我介紹吧」
竟讓我當場無語落淚
我無知到連自我介紹都掰不出來
傻到以為面試官一定不會問我如此初淺的問題
更羞於演出「我精通中、英文,善於溝通協調」
這種電視廣告天天放送的面試SOP話術

經過了無數失敗的面試
終於得到的第一份工作
面試時也哭了
而那是我勇敢跨出的殯葬業
也不知道主管是基於什麼錄取我的
至少我得到一份起薪2萬8的工作
以一個社會新鮮人
(現在這個薪水可能連很多進入社會三、五年的年輕人都拿不到)

我和職場格格不入的程度
出現了「試用期魔咒」的奇觀
我幾乎沒辦法蒼白撐過公司所謂的「試用期」
在短短兩年我換了第4份工作以後
才漸漸抓到不被發現自己格格不入的訣竅
我的第5份工作該說慶幸
終於一做做了5年,而且疑似可以一輩子做下去
連剛考上公務員都作夢夢到首長跟我說
「你就做到這個禮拜天。」而哭醒
可見試用期魔咒的陰影影響我有多深

我一直不明白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最近才恍然大悟
原來
學校一直致力於把我們都訓練成領薪水的上班族
刻劃出「好好讀書,以後就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的藍圖
但因為我從國二就開始走自己的路
(徹底拋下升學掛帥的英數理化,只把精力花在大量閱讀文學類書籍
教科書也選擇性的只熟讀國文歷史)
花了無數的半夜在寫內容重覆性很高的武俠小說、長篇週記
閱讀根本看不懂的翻譯小說、章回小說、諾貝爾文學獎作品
無形中刺激了腦中的文學迴路
所以我的作文幾乎永遠拿最高分
數學考卷永遠是空白一片

大學資優保送沒上我的第一志願成大中文
申請入學上了
我卻一點都沒把握大學時光認真學習
時間全花在談戀愛翹課玩耍寫詩打電動
一律只上自己有興趣的課
其他全用遲到或翹課帶過
大一被老師罵過「來了只會打瞌睡,不如不要來上課」
就真的除了期末考再也沒去過那堂課
我媽堅持我要去上計中開的電腦課
電腦我倒是認真地上了好幾學期
但遇到程式設計的課真的腦袋構造和程式設計師完全不同
只好放棄這一塊

第三份工作是房地產廣告文案
這份工作對我的自尊殺傷最大
這是我工作裡面薪水最低,地位最卑微的工作
我後來完全呈現亂做一通的死水狀態
被罵得越慘自尊越低效果越差
完全來不及把死水變成活水再變成醇酒
我就OUT了

打這些我再也不覺得難堪
並不是因為我現在是個不會隨便被Fire掉的公務員
而是我終於知道這一切並不是我的錯
而是
時代的巨輪在往前
完全沒被傳授任何財商教育的我們
只能任由巨輪輾壓
劃破我們的顏面和肚腸
現在很多討論串都在論及「薪水倒退16年,年輕人你怎麼活?」
陳文茜說她看到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走在路上
都想趨前誠懇地握手說一聲抱歉
因為她覺得這個年輕人一定找不到什麼工作
就算有工作應該也是領22K或更低的薪水
養不起自己甭論父母,工作一輩子都買不起房子
而這是大時代年輕人的宿命

那麼
二、三十歲的我們
究竟是不是這個樣子的呢?

以下只能就我所知的範圍
盡可能詳實地描述出現狀

我的丈夫Rilex現在的工作常駐在大陸
他從2007年就登陸了
中間我生兩個小孩有中斷過常駐生涯
但累積起來也快三年
他的同學也有不少人在大陸工作
我的同學的另一半在大陸工作也不乏人在
另外有一些人在美國
通常都是男生在美國工作,女生跟著去美國依親
在紐澳打工的也有少數人
(打工的週薪比台灣一個月的薪水還高)
而留在台灣的
在服務業工作的年輕人
薪水越來越低,工作時間越來越長
在科技業工作的
最近比較沒聽說在放無薪假
但還是一樣晚上十一點「正常時間」下班

我中文系的同學們
紛紛投入公職和老師考試
剛畢業時有很多同學在出版社當編輯
現在好像比較少
有人在傳產默默地工作了很多年
做成衣、做襪子
同學中
自接Case的SOHO族越來越多
也有一些生小孩以後就不再上班的偉大全職媽媽

他們一個月賺多少錢?
一個月花多少時間才換了這些錢
這些我不得而知
大家都知道現在物價飛漲、薪資飛跌
但與其怪罪政府、怪罪環境
何不把這樣的現狀當作是一個轉機

明明就是向下沉淪彷彿無藥可救的狀態
為何我會說要當成轉機
因為如果沒有這種狀況產生
我怎麼會動念想要增進我的財商教育
如果我的薪水跟上一個世代一樣
(大約是所謂五年級、六年級前段班的這一代)
他們比我們幸運
在被學校教育塑造成一個具備上班族能力的人
在踏入職場後御風而上
平穩又務實的得到了他們「應有的」薪水
佔到了他們「應有的」主管職務
我就可能永遠都不會從這場大夢中醒來......

沒有要引戰的意味
(我不是嚴長壽應該也戰不起來)
老一輩始終不能理解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這麼容易就換工作
好像完全吃不了苦
一碰就爛的草莓
但老一輩的人真的無法想像我們面對的大環境有多艱難
他們觀念裡只有「愛拚才會贏」
認為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保住工作
但我們眼前的世界
沒有不倒的公司
甚至公務員也正要面對公保體系在十年內會垮台的命運
還等著哪個領導人有魄力可以拯救台灣
還在成天吵著八卦新聞或油價上漲不上漲

你不自己醒來
誰救得了你?
(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