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細節

細節

花了很短的時間就拼湊出以下句子:
「她套上一件玫瑰拼接假兩件式馬甲上衣,
搭條超短卯丁短褲,芥末綠的襪套,黑色漆皮牛津踝靴,
頭髮細心地梳了個看似隨性的包頭,
選了副韓國帶回的鑲鑽蝴蝶結耳環,拎著他送的LV新款包包,
對鏡子眨眨塗上植村秀最新色眼影的雙眸,
用金屬粉色的Nokia最新手機以不同的搔首弄姿自拍了幾張,
滿意的嘴角淨是香奈兒最經典的唇色...」

在以前,這樣的描寫是她閱讀時飛快略過的部分,
因此才能一天翻完五本有厚度的小說。
她永遠想不通曹雪芹或張愛玲描寫細節時,
腦袋是否真的出現他們所描述的畫面,
那些繁瑣的細節,諸如衣服的材質、頭髮的樣式、鞋子的花色,
是她從未留意的部分,她生下來就喜愛自己的長相,
但一向只在意五官的輪廓是否漂亮,
尤其在鏡子充滿霧氣時更顧盼自憐。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可能從她減肥有成開始吧(她真不願承認),
從不保養皮膚的她,開始認真地每天擦化妝水、精華液和乳霜,
開始留意別人的穿搭,開始害怕毒辣的太陽,
因為她終於正視了乾燥的皮膚會導致臉部細紋形成這件事,
當她偶爾上妝時,那些細紋會在粉底液之後泰然自若地浮現,
而強光會在她的臉頰上製造原來沒有的曬斑。

好像一個瞎子突然看見了,
她忽然注意起所有事物的細節,
記得有人曾經說:
「20歲寫詩,
30歲寫散文,
40歲寫小說。」

她終於明白自己年少時嘗試寫小說,
為何老是辭窮的原因。

原來不只是缺乏人生歷練,
對於細節的缺乏關注,讓她的小說不具說服力,
那麼...

她現在寫的句子會不會依然不具說服力?
因為她沒有影像的記憶和思考能力,
儘管拼湊了那些細節,但她不知道那樣的穿搭,
在小說女主角身上,究竟是讓她令人驚艷,
抑或像個撿破爛的胡亂搭配引人恥笑?

她困惑了,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呢?
明明誰都不會武功,降龍十八掌的招式,
是怎麼完整服貼在作者的筆下,
而終至躍上大螢幕的?

看來,除了關注細節以外,
寫小說需要其它的天賦。

她嘆口氣,在word新文件裡按下了「另存新檔」,
打了個「未完成」,空格自動跳出的檔案有22個之多,
她加上了數字「23」,按下確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