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存檔

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沉默年代

沉默年代


這或許才是真真正正的沉默年代。
三個月不交談就從此無條件失去了發言權
這規則是從哪個堅硬的岩層風化來的我不明白
或許全該歸咎給資本主義
至少我認識的那些共產主義下長大的青年們對於
取得不易的通訊工具還環抱著無比熾熱的感情
寫封簡短的問候信就可以被
無限轉寄建立副本超越一切藩籬踴躍回覆溝通全無罣礙
而無法消受的我
往往陷落在無法一一回應的苦思裡
緊緊閉上了我的視聽
從桃園到樹林有多遠
就算到屏東又有多遠反正有高鐵啊
台灣一個人平均擁有超過一隻手機
可奇怪的是我們總想盡辦法不聯絡
(大陸人有辦法想像這種距離嗎這-叫-距-離!)
好像誰動了誰就輸了一般誰誰
誰叫我們是一二三
木頭人呢。

好像只能半強迫地跟不巧在同一個地方或工作或吃飯
或不知道幹嘛的人說上一兩句言不由衷或偶爾肺腑的話
要不然就對著部落格的空白格子胡亂打些字聊以自慰
這輩子只能一直不厭其煩的離開、重灌或砍掉重練
不厭其煩的馴服身邊的人以及
永遠那麼愚蠢沒藥救的新注音輸入法

每天問身邊的愛人「你要帶我去哪裡玩」
卻根本只想懶洋洋地待在家裡
或許不該太遙遠的相愛吧可是有Skype真的
緩解很多不必要的猜疑和想念
這世界已經跟小時候沙士糖一顆五毛錢
可以快樂夏天的某一整天那時候複雜太多太多了
連文字都可以繁複成這樣俗不可耐渾不可解真是。

如果焦慮是這個城市乃至於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共同情緒
那麼我們可以一起焦慮嗎
願意一起做某件事就算是感情好吧
真該化繁為簡了這什麼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喜歡你的留言,每一句話都很珍貴。